从江南走出的学者,一不小心触了电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摘 要

  今年4月底,电影《爱不可及》在第51届休斯顿电影节上获得了故事片白金大奖,连该片导演胡野秋自己都感觉十分意外,因为这是电影节的最高奖。虽然胡野秋在国内早已

  今年4月底,电影《爱不可及》在第51届休斯顿电影节上获得了故事片白金大奖,连该片导演胡野秋自己都感觉十分意外,因为这是电影节的最高奖。虽然胡野秋在国内早已是著名的文化学者、作家,但他确确实实是首次跨界执导电影,他戏称自己是“高龄处女”。

  胡野秋出生在江南名城芜湖,是听着棒槌在青石板上的捶衣声长大的,这样的成长背景注定了他骨子里的浪漫气息和温润儒雅的气质。

  与他温润的气质不相符的是他执拗的性格。少年时代,胡野秋违背父命读了中文系,毕业后从《中国青年报》的记者到《深圳特区报》的副刊主编,又从事多年城市文化研究,直到凤凰卫视《纵横中国》的总策划,一路走他喜欢的路,一路写他喜欢的书,直到走近他喜欢的电影,从写影评,到担任电影节评委,再到成为电影导演,终于圆了他自小就做着的电影梦。

  他说起拍电影的缘由, 2011年他应邀担任年度十大手机电子书评委,他发现了后来入选的微博体长篇小说《爱你生生世世》,便建议作者将其改编为电影剧本,该小说作者伍呆呆将剧本写了出来,胡野秋再提出修改意见,几易其稿,就有了最初的《豹影惊魂》,出于对本子的保护和爱惜,胡野秋决定自己执导,最大程度的表现自己熟悉、喜爱的故事。

  影片是一个充满悬念的,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,胡野秋将主景地选在了深圳的大鹏海边,整整两个月时间,从前自由惯了、每天要睡到中午才起床的胡野秋跟着拍摄的节奏起早贪黑,有时甚至一天睡眠不超过三个小时。后来胡野秋屡次对朋友说“在所有的文化行当里拍电影是最累的,没有之一”。

  胡野秋的身份是作家和学者,“作家电影”在中国尚不多见,但在国外却很普通,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不依赖明星和特效,而是作家对社会深邃的观察力,卓越的表现力,以及故事本身来打动观众的小成本电影。所以他把一个本来想与市场再靠一点的紧张刺激的悬疑片,最终拍得纯净唯美、充满诗情,他在拍摄完成之后干脆把影片名字从《豹影惊魂》改为《爱不可及》,彻底成了一部温情的文艺片。胡野秋说他不单要讲一个有悬念的爱情故事,而且在故事中注入了自己对人性的思考,对当下物质社会的批判。

  这部电影影片在休斯顿进行北美首映时,立刻吸引了众多的华人观众前往观看,连休斯敦电影节主席Hunter先生在观影后都对其大加赞赏,表示中国电影不仅只有武打、搞笑片,让他对中国电影更有期待。

  胡野秋喜欢书法和篆刻,他写的隶书苍劲有力,行草飘逸潇洒,他的篆刻作品浑厚古朴,他从大学开始就给同学刻章换饭票;他还喜欢音乐,遇到乐器眼睛就发亮,小提琴和钢琴也都能摆弄两下子。他说,认识几个字不能算文人,琴棋书画都要能拿得起来,那才算得文人。因此,在这部电影里,胡野秋的文人因素被他挥发得淋漓尽致,书法、棋艺、茶道、音乐都成了他的表现手法。

  和其他喜欢表演的导演一样,胡野秋也在影片中客串了一把,饰演了一个世外高人的角色,因为角色的需要,胡野秋把他的一头标志性的飘逸长发漂染成了一头白发,因为几年前周星驰曾在深圳海边拍过《美人鱼》,所以戴上墨镜、穿上风衣的胡野秋出现在拍摄现场,常被围观的“吃瓜群众”误认为“星爷”又回来了。尽管这次执导电影是胡野秋的“处女秀”,他却大胆地做了“处女”往往不敢做的事:他尽力说服了执行导演、摄影师等人,拍了一个将近四分钟的长镜头,在这个长镜头里,有他的近百位朋友参加了演出,其中大多数是文艺界的大咖,包括著名作家千夫长、设计师韩湛宁、影评家王樽、翻译家胡小跃等。

  首次触电的胡野秋拍摄的个人风格非常明显,江南水乡芜湖的养育使得他性格的一部分特别的细腻和温和,他不仅在拍摄过程中细腻地触摸故事,更是在影片拍摄完之后不顾疲劳地亲自上阵,守在北京暗无天日的机房几十天,和剪辑师一道完成了全片的剪辑。后期制作中,他对节奏、色彩的把握,令资深的剪辑师讶异不已,认为完全不像初次执导的人。

  一部电影的灵魂除了故事本身,还有它的主题歌,《爱不可及》的主题歌和片名一样的凄美,叫《等待来世》,也是由胡野秋自己作词,并邀请了深圳的原创音乐团队积木鱼作曲,演唱者是《中国好声音》的获奖歌手陈昕、周云婵。

  12月7日在全国影院公映在即,胡野秋想对所有的电影观众说:在一个娱乐片大行其道的时代,一部安静的文艺片也许不能让你热血沸腾,但希望能让失过恋的人走进影院,重温那些珍贵而不得不失去的爱情。(古幸儿)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